乐观是可以学习的

张贴上周,Aaron Beck开创了认知行为疗法(CBT)领域。这种方法是帮助抑郁症患者关注潜在消极信念的一个重大改变。它颠覆了传统的精神分析理论,开辟了一个强大的治疗新领域。

宾夕法尼亚大学心理学教授,塞利格曼以CBT理论和方法为基础。60年代末,他开始了杰出的心理学生涯,研究悲观主义、学会无助和抑郁。1990年,塞利格曼出版了他的开创性著作,学会乐观:如何改变你的思想和生活.在认知行为疗法的更大领域内,它承载着从CBT中汲取和推进的广泛而坚实的研究。后天的乐观主义证明了“乐观主义对于美好和成功的生活至关重要。”

塞利格曼发现的核心是“习得性无助感”和“解释风格”这两个相互关联的概念。塞利格曼解释说,“习得性无助感是一种放弃的反应,一种放弃的反应,它源于你所做的一切都无关紧要的信念。”解释风格是你习惯性地向自己解释事件发生原因的方式。它是习得性无助的伟大调节器。乐观的解释风格停止无助,而悲观的解释风格传播无助。”

后天的乐观主义是我一直以来最喜欢的关于个人成长和自我领导的书之一。它为新的、迅速发展的领域奠定了基础。积极心理学由马丁·塞利格曼创立。这是对积极情绪、积极性格特征和积极制度的研究,旨在提高全世界心理健康的重要性。这涉及到将我们的注意力从错误或我们缺乏的地方转移到我们的优势和给我们带来最深刻意义和目标的地方。

以下是我们的几个要点后天的乐观主义展示我们如何选择创造现实的框架:

  • 悲观的预言是自我实现的,它会造成一个螺旋式的下降——通常会导致萧条。
  • 抑郁症是有意识消极思维的一种症状,并不是源于潜在的障碍、未解决的问题、无意识的愤怒或大脑化学反应。
  • 悲观不是固定不变的。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学习一套新的认知技能而变得乐观。
  • 我们的思想不仅仅是对事件的反应;他们经常改变这些事件的起因或起因。
  • 自我导向而不是外力解释了我们的行为,并让我们控制自己的生活。
  • 历史上第一次,许多人拥有大量的选择权——事实上是社会权利——以及个人对生活的控制权。
  • 在物质财富急剧增加的时期,北美的严重萧条比五十年前严重十倍。
  • 我们都有自己的想法或解释方式,试图把生活中的好事和坏事强加给别人。
  • 我们的解释风格是在童年时期形成的,它决定了我们是悲观还是乐观(沉迷于、追随或领导自己和他人)。
  • 认知行为疗法可以永久性地将我们的解释风格重置为乐观主义,复发率低。
  • 态度、动机和乐观是未来成功的关键预测因素。
  • 具有乐观解释风格的运动队表现更好。

塞利格曼发现“反驳自己的悲观想法的关键是首先认识到它们,然后把它们当作是一个外部的人说出的,而这个人的人生使命就是让你痛苦。”

要想超越现状,看到未来,我们需要成为“博学的乐观主义者”。首先,我们要与团队合作,或者自己动手,通过寻找隐藏在其中的改进机会,来“重新塑造”消极局面和问题。